網聯董事長蔡洪波:新時代農村支付環境建設


來源:中國金融    作者:蔡洪波    2018-9-20 17:42

近年來,人民銀行在農村支付環境建設方面注重頂層設計、強化基層落實,取得了顯著成效。目前,農村支付環境建設已經成為農村金融繁榮和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推手。

農村支付環境建設的探索之路

從頂層設計來看,早在2006年,人民銀行就關注到支付體系在城鄉發展的不均衡問題,下發專門指導意見,提出了改善農村支付結算工作的基本要求。2009年,人民銀行進一步明確了農村支付環境建設的指導思想和總體目標,采取的措施更為具體和可行,特別提出了農村支付環境示范縣建設。2014年,人民銀行針對助農取款服務點建設、農民工銀行卡特色服務和手機支付業務等出臺了相關政策措施。

與此同時,人民銀行還分別結合不同時期農村支付服務需求,作出了四項重要支付安排:2005年底,針對農民工匯款到家難問題,組織在貴州試點農民工銀行卡特色服務,并以此為基礎在全國范圍分批推廣;2006年,批準成立農信銀資金清算中心,著力解決農村中小金融機構匯路不暢問題,促進了農村地區資金高效流轉;2011年,全面推廣銀行卡助農取款服務,向借記卡持卡人提供小額取款和余額查詢服務,解決農村支付的“最后一公里”問題;2012年,組織在20個省(市)啟動農村地區手機支付試點,擴大農村手機支付應用。

在頂層設計指引下,人民銀行分支機構和行業市場主體以強烈的責任感和使命感,腳踏實地推動各地農村支付環境建設。在建設工作中,基本遵循了“著眼需求、由易到難、穩步推進”的工作路徑。在應用場景上,表現為先在城鄉結合部批發集貿市場推廣應用非現金結算,再在田間地頭、走街串巷式農產品收購中減少現金使用,最后過渡到進村鋪設助農取款服務點,幫助廣大農民便捷辦理各類日常支付業務。電子商務興起后,助農取款服務點與村級電子商務服務站合作共建、資源共享,合力推動農村電商和支付服務普惠融合發展。在產品應用上,選擇銀行卡、手機支付和條碼支付為主。為推廣銀行卡使用,在同步擴大農村發卡規模的同時,銀行卡受理環境建設快速推開,受理終端從早期的普通POS機、電話POS機、移動POS機,逐步發展到農民金融服務自助終端、惠農通和智能手機等。在組織方式上,人民銀行分支行廣泛組織動員轄內市場主體,積極爭取政府支持,形成市場主導為主、行政扶持為輔的工作機制。

農村支付環境建設成效顯著

農村支付服務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賬戶普及率大幅提高。賬戶是各種金融服務的基礎,為此,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都將賬戶普及率作為衡量普惠金融發展程度的重要指標。截至2017年末,我國農村地區人口數量9.71億人,個人銀行結算賬戶39.66億戶,人均4.08戶;農村銀行卡數量28.81億張,人均持卡量2.97張,實現了人人有戶、人人持卡。

支付清算網絡四通八達。長期以來,農村支付清算網絡的接入機構大多為區域性中小金融機構,與全國性機構相比,其網絡覆蓋范圍先天不足。多年來,人民銀行積極支持這些機構擴大網絡覆蓋范圍:一方面,與人民銀行支付系統連接,打通與各銀行間的跨行支付服務之路;另一方面,與全國性特許清算機構連接,打通農村地區中小金融機構間匯路。截至2017年末,農村銀行網點數量12.61萬個,其中接入人民銀行支付系統的銀行網點12.21萬個,支付清算網絡在農村覆蓋率達96.83%;以參與者身份接入農信銀支付清算系統的銀行網點44056個,基本覆蓋農信社等農村合作金融機構。

非現金支付方式顯著發展。一方面,農村非現金支付方式的可獲得性大大提高,受理終端星羅棋布。據統計,截至2017年末,農村地區網銀、手機銀行開通分別累計達到5.31億戶、5.17億戶,電子支付開通率高達54.69%。農村地區特約商戶526.33萬戶,每萬人擁有54.20戶;ATM37.74萬臺,每萬人擁有3.89臺;POS機711.49萬臺,每萬人擁有73.27臺;自助服務終端等創新機具18.24萬臺,每萬人擁有1.88臺。助農取款服務點91.4萬個,覆蓋村級行政區51.56萬個,覆蓋率達97.34%,村均1.73個。廣布鄉村的受理終端,使農村居民足不出(戶)村即可辦理基礎金融業務。另一方面,農村居民使用非現金支付方式的意愿越來越強,業務量不斷放大。2011~2015年助農取款筆數和金額增速均保持在80%以上。2017年農村地區銀行機構網銀支付金額達152.73萬億元,手機支付金額為38.89億元。

●農村支付環境建設的社會效益突出

方便了農村居民生產生活。通過農村支付環境建設,農村居民可就近辦理基礎金融服務,可以省卻往返鄉鎮或縣市辦理業務的時間。據統計,2010~2017年,助農取款筆數合計10.63億筆,以每筆業務為農民節約交通餐飲費用10元和4小時計算,助農取款服務可為農民節約106.3億元和42.52億小時,社會效益相當顯著。各種補貼資金打入銀行卡賬戶后,農村居民可以隨時就地取款或者通過條碼支付,這種便捷性有助于推動農村地區資金循環流動,從而促進生產和消費。據統計,2011~2015年,助農取款金額年均增長82%(其中2015年的金額逾千億元,同比增長105.84%);2016年、2017年的取款金額均保持在1100億元以上。

促進了農村經濟社會的興旺發展。農村支付環境建設讓社會資金進入農村的渠道日益暢通。統計顯示,2017年,農村合作金融機構和村鎮銀行通過大、小額支付系統辦理支付業務576.8萬億元,同比增長6.8%;農村地區接入農信銀支付清算系統辦理業務6.68萬億元,同比增長23.02%。資金的循環流轉推動了農村地區商品流通、產供銷的銜接和微觀經濟發展,促進了不同主體間的存款轉化和貸款發放。此外,密集的資金流也可以反映農村居民的資金規模和生產生活狀況,為金融機構的客戶畫像提供了大數據基礎,有利于征信業務開展。由此看來,農村支付環境建設在一定程度上已經成為農村金融繁榮的先導和農村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推手。

為全球普惠金融發展提供了經驗。農村支付環境建設使我國農村普惠金融取得了實質性成效,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得到了國際金融組織的高度重視與認可。人民銀行和支付清算行業相關市場主體受邀參與《G20數字普惠金融高級原則》的研究討論和起草制定工作,中國農村支付環境建設的成功經驗被融入高級原則當中,在國際上得到借鑒、復制和推廣,對于全球農村地區支付業務和普惠金融發展起到了推動作用。

農村支付環境建設面臨的主要問題

農村支付環境建設是一項創新性的制度安排,在實踐探索過程中必然面臨各種新問題、新挑戰。

一是農村支付服務發展不均衡、不充分。一些偏遠行政村的助農取款服務點業務量較少、維護成本較高,可持續發展面臨考驗;部分業務量大的助農取款服務點,其受理機具僅限于收單行本行系統內銀行卡受理,尚未實現跨行服務,不利于資源集約化作用發揮;一些發達地區,移動支付等電子支付發展較快,而在一些貧窮邊遠地區,受制于農民長期偏好,移動支付認知程度還較低,推廣應用還有待進一步擴大。

二是市場主體參與程度不充分。長期以來,主要涉農金融機構積極參與農村支付體系建設工作,在優化銀行網點布局、設立助農取款服務點、創新三農支付產品、支付知識宣傳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其他一些市場主體也通過村鎮銀行、手機銀行、淘寶村電商業務、智慧縣域建設和微信錢包等渠道,大力推動農村支付環境改善。但總體來看,主要涉農金融機構投入相對較大,其他機構投入較小;支付寶、財付通等支付機構借助先進的科技手段和經營理念投入較多,其他支付機構投入較少。近年來,主要涉農金融機構長期深耕農村支付服務市場,通過走街串巷,努力把握三農支付需求,通過全方位資源傾斜提升三農支付服務質量,努力讓農村支付知識宣傳入腦入心。

三是扶持政策和措施不統一。農村支付環境建設點多面廣,投入大、見效慢,市場主體難免來了又走,機具布了又撤。為此,人民銀行分支機構做了大量工作,協調地方政府紛紛出臺扶持措施,對銀行網點設立、自助服務終端和銀行受理終端布放、助農取款服務點設置等給予不同程度的補貼,激勵市場主體提高參與建設工作積極性,扎根農村支付服務市場,但各地補貼政策的統一性、連續性、均衡性均有待提高。

農村支付環境建設任重道遠

農村支付環境建設旨在促進支付清算行業實現城鄉動態平衡發展,需要在城鄉之間以及不同機構之間建立良好的協調機制,著力提高建設工作的連貫性,切實提高農村支付服務的可獲得性。

一是堅持因地制宜找準工作新著力點。農村不同于城市,在農村拓展支付業務,必須立足三農實際,堅持三農思維,運用特有的信任機制來緩釋風險。支付清算行業要進一步把握好農村經濟社會的多元化發展以及日益豐富的三農需求,結合當前的鄉村振興戰略,聚焦深度貧困地區、特殊貧困群體,有針對性采取支付服務方面的解決方案。

二是堅持分類施策找準工作切入點。我國農村地區經濟社會狀況差別較大,支付服務發展程度不一,需要劃分類別,找出差異,查漏補缺,分類施策,精準發力,努力解決好農村支付服務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在助農取款業務量大、服務點管理規范、手機支付和條碼支付等新興支付應用活躍、社區化管理連片的地區,支付環境建設的重點應放在安全支付技能提高、支付風險防范和支付場景再豐富等方面。在助農取款業務量較小、批發集貿市場現金交易較多,手機支付和條碼支付使用較少的地區,支付環境建設的重點應放在非現金支付習慣的培育上。

三是堅持統籌協調形成工作合力。農村支付環境建設是一項系統工程,涉及方方面面,需要相關各方繼續發揮好前期工作中摸索形成的“央行組織、政府推動、市場主導和社會參與”的良好工作機制。應借助鄉村振興戰略意見實施,明確農村支付環境建設考核要求,動員組織更多銀行機構積極參與建設工作,建立和發揮正向激勵機制。對于長期深耕農村支付市場的機構,應通過稅收優惠、財政補貼等形式予以獎勵。要鼓勵銀行機構總行或支付機構總部通過參與地方政府建設項目,拓展農村支付服務市場,同時將農村支付環境建設納入地方經濟社會發展考核項目,特別是要加快貧窮落后地區通訊設施建設,為農村支付服務“觸網觸電”創造條件。

四是做好現代支付知識的普及宣傳工作。觀念認識問題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支付服務在農村推廣應用是否順利,宣傳教育需要先行一步。要通過廣泛深入的宣傳教育活動,使廣大農村居民在觀念上接受先進的支付工具,熟練掌握安全支付技能,培育防范支付欺詐的風險意識。

(作者系中國支付清算協會執行副會長兼秘書長、網聯清算有限公司董事長)

相關文章

月點擊排行
關于本站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手機版
Copyright © 2011-2019 移動支付網    粵ICP備11061396號-5     粵公網安備 44030602000994號
 
心与龙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