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支付設備廠商,你過的好嗎?


來源:移動支付網    作者:冰凌    2019-5-29 18:18

2018年手機POS、銀聯碰一碰發布,讓我們看到設備廠商可能被手機廠商跨界打劫的開始。2019年支付寶的“蜻蜓”、微信的“青蛙”開啟刷臉支付熱潮。新興技術在支付領域的推廣,讓本來借著移動支付快速發展的支付設備廠商應接不暇。支付設備廠商的興衰時刻再發生,從最開始的外資設備壟斷市場,到自主品牌打開壟斷缺口,逐漸成為支付市場的領軍企業,太多的興衰在這里上演。

據易觀統計,2019年初,聯網POS總量約3400萬臺,智能POS總量約1300萬臺,其中聯網POS從2009年到2016年以每年超過40%的增速發展。智能POS更是增長迅猛,從2016年開始到2019年接近1300萬,以每年平均增速130%左右的迅猛增長。黃金十年使得支付設備廠商迅猛發展,支付設備廠商像星火燎原般迅速擴增,據不完全統計,登記在冊的支付設備廠商接近百家,代工廠商更是不計其數,迅猛發展的背后也為今天的囧境埋下了伏筆。

最早的支付設備廠商主要以南實達,北奧德為主。主流的設備廠商:聯迪、新大陸、升騰、實達、百富、新國都、艾體威爾等,都能找到這兩家公司的影子。其中千絲萬縷的聯系也造成了各廠商之間沒有秘密,都是朋友又都是敵人的現象。

一、支付設備廠商是1到N的締造者,不是0到1的開創

POS主要指從事銀行卡收單的專用設備,從國外引進中國,目前產品的演變和手機的演變歷史較為相似。在2016年前支付設備廠商出新品的速度大概為3-4年左右,主要是因為收單機構需求,如需要非接、芯片卡交易降級處理,運行程序的不斷更新,需要更大的內存的設備而進行升級,可以類比老式的手機升級換代。但是在2016年之后智能POS興起,新產品推出時間大概為0.5-1年時間左右。支付設備廠商無時無刻都需要對開發新產品做規劃,原來一種型號可以賣5年,可以累積出貨近千萬臺的情況已經成為歷史。支付設備廠商只能不斷的擴展產品形態,維護不同的產品線,所以模塊化同平臺的生產理念非常考驗支付設備廠商的產品制造和開發能力(下圖是筆者統計的設備型行的變化情況)。

2019年支付設備廠商,你過的好嗎?

往年每年推出1款新品的時代已經過去,現在很多廠商在新年都會推出5款左右不同形態的設備,其中能有1-2款成為今年的主要需求產品就已經是非常不錯的產品規劃。廠商必須這么做,因為一旦市場反應了需求,可能僅僅就是半年的時間就會迅速回落,如果和以前一樣等市場出現需求再去規劃,基本結果就是,推廣困難、需求量少、成本居高不下,但市場價格已經過低、市場推廣事倍功半,最后只能被迫放棄不了了之。

二、支付市場發展,支付設備銷量與日俱減

繁榮的十年里支付公司與銀行交替進行著你方唱罷我登場的事情,支付設備廠商每年跟著行業走就有這不錯的銷量和業績,通過上面的設備增速也能看到。但是到了2019年好像一切有了些變化,首先支付公司開始更加計算利潤、效益。銀行也開始反思自己以往的盲目擴張行為是否可行,這些因素使支付設備市場需求熱度降溫。其實這種情況以前也曾出現但是并不明顯,根本原因是在16年之前只要是你想要做支付這個業務就必須需要設備。但是從有了移動支付開始,雖然每年需求保持著持續增長,但是同時也提供了其他選擇,也就是一張碼牌就可以搞定,讓設備并不是唯一選擇。真的可以說:“成也移動支付,敗也移動支付”。

例如以往支付公司需要擴張10%市場份額增長,那么他就一定要購買至少10%左右的POS來拓展市場完成業績指標,因為支付公司每年必須擴展自己的利潤和市場份額,這是總公司的業績考核強制規定的。但是現在同樣10%市場份額增長,就不需要這么多的設備了,可能不到4%,因為可以用大量的碼牌去完成業績,并且碼牌的利潤更高。同時智能支付設備產品同質化嚴重,只選便宜的就可以滿足需求。

三、產品同質化,僅價格為王就好

有人說:“三流公司做產品,二流公司做品牌,一流公司做標準。”這個是所有制造業追求的方向。但支付設備廠商主流的做法是按照銀聯等標準執行,很少會有廠商定義的標準。主要原因:

1、廠商定義標準很難成為行業標準,定義標準多為算法,不具備推廣條件。同時在行業競爭時很少能轉化為競爭優勢,投入產出比不相符;

2、支付設備廠商疲于應付銀聯等監管機構行業標準;

3、支付設備廠商研發人員有限,主攻方向是如何降低成本方案;

4、上流芯片供應商單一,總體設計方案類似,代工廠商相同,方案磨具類似成本更低。

支付設備廠商目前主要按照類似產品或銀商規劃同類產品配置進行類比設計、軟件開發、測試過檢,進行工廠生產化導入、最后等待支付公司或銀行采購。標準化的產品由專業的生產制造公司代工生產,生產能力及質量保證體系相同。類似手機廠商的模式,手機廠商負責產品設計研發,富士康等代工負責生產制造。

也就是說設備廠商產品主要區別在于產品設計及軟件開發能力。目前的環境下設備廠商相互模仿、抄襲,自己研發符合市場的產品的公司少之又少。從最開始的模仿國外支付設備,根據本國行情改變通訊模式,進行1到N的復制生產開發過程;到現在的復制市場爆款產品,形成N種形態擴增,在自己原有渠道大力推廣。非專業人士從外觀很難區分不同廠商產品,因為都大體一樣(下圖筆者選取了幾個主流的智能POS產品圖片進行比對)。

幾個主流的智能POS產品圖片進行比對

支付產品同質化的原因:

1、上游模塊供應商單一,產品可開發程度不高;

2、POS設備為渠道采購方式針對B端,所以對于價格更為敏感,對于配置工藝等方面夠用就好;

3、自主研發成本過高,周期過長,易錯過市場需求時期,喪失市場競爭力。

四、支付設備廠商的機會與威脅

目前對于支付設備廠商的威脅主要有以下幾點:

1、市場乏力、目前聯網智能POS已經高達1500萬臺,市場需求一定程度增長緩慢。支付市場變革對設備的需求降低,黃金十年可能一去不返,如果沒有新品替換,未來更大的是產品維修替換;

2、支付寶的蜻蜓,微信的青蛙已經開始拓展市場,都已經建立了自己的供貨代工廠商,定義了自己的標準,其他廠商很難切入;

3、支付市場中城市支付已經見頂,農村支付會成為未來的發展方向,但是由于距離遠,設備維護成本過高,實際使用不如貼碼;

4、場景支付是未來的主流,但是支付設備廠商天然缺少場景支付概念,沒有完善的市場需求分析,做出來的產品基本是場景支付中反人類的設計、更新迭代能力差,根本無法與SaaS軟件商競爭。即使合作也是支付公司主導,廠商配合即可,與廠商關系不大;

5、產品迭代快,生命周期短,價格下降快,一次跟不上可能永遠失去進入市場的門票。

通過以上分析,可知支付設備廠商主要的能力在于:

1、以認證體系建立的防御壁壘;

2、產品快速復制;

3、歷史積淀渠道完善;

4、對于客戶的熟悉可以根據特性定制化產品。

探索的應對辦法:

1、擁抱銀聯等監管機構,憑借多年的技術和行業經驗建立標準,增加準入門檻(主要安全、規范方向);

2、加大產品1到N的能力,一款型號打天下的時代已經不復存在,針對不同客戶:銀行、第三方支付、互聯網公司、代理商等不同客戶設計不同產品,形成不同的定價,配置、需求點定制開發,深耕產品垂直領域;

3、形成產業聯盟,保護原創和產品創新開發。

以智能POS為例:2016年接近2000元的市場價格到現在800元左右斷崖式的下跌,在此環境下談廠商創新就是無稽之談。

五、十年磨一劍,中興、華為事件是否也會上演

最近,隨著中美貿易摩擦的正式開始,2018年的中興事件、2019年的華為事件,我們看到了兩個不同公司,對待同樣問題不同的處理辦法,關鍵在于核心競爭力是否掌握在自己手中。這讓我們不得不去反思,目前無論是移動支付還是支付設備,中國都已經在全球第一梯隊里,從去年百富環球40億左右營業額就可見一斑,中國的支付設備走出國門是件值得驕傲的事情。

但是,目前主流的CPU都是采用ARM和高通的技術,智能設備系統采用Android 5.0和Android 7.0左右,其他的配件還有很多芯片是否在我們自己手里,筆者不得而知。可能一個每年百萬級的芯片市場不會被高通看在眼里,但是如果一旦出現類似華為、中興的問題,筆者敢肯定目前的支付設備廠商都沒有能力來應付這個問題,那將對這個產業造成毀滅性的打擊。當然如果我們僅在國內售賣沒有問題,但是如果我們想要走出,那其中的風險就不得不值得我們去思考,或者說難道廠商們真的不想走出去嗎?

思考的再多,路還是要自己走出來的。就像起風了,有“大鵬一日騰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也有“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云”兩種不同情況。但是當風停了呢?市場好的時候大家活的都很好,但是一旦風雨到來又有誰能屹立不倒呢?跟著市場去變革,支付設備不會消亡,只是形態轉變,變的更加豐富,更加具體。一個產品的生命周期在于市場的需求,支付設備是支付市場的剛需,但是需要的是不同形態的產品,就像我們需要智能手機的同時,傳統手機消亡了嗎?

本文為作者授權發布,不代表移動支付網立場,轉載請注明作者及來源,未按照規范轉載者,移動支付網保留追究相應責任的權利。
相關文章

月點擊排行
關于本站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手機版
Copyright © 2011-2019 移動支付網    粵ICP備11061396號-5     粵公網安備 44030602000994號
 
心与龙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