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臉支付這場「戰爭」


來源:阿倫閱讀    作者:aaron    2019-8-21 9:38

距上次發文已經8個月過去了,這8個月我從「線上」去到了「線下」,從「國外」回到了「國內」,我從跨境零售電商行業回到了國內零售行業。

這算是一個有趣的變化,從浮躁的線上互聯網來到了線下傳統零售,并參與一個從傳統零售向互聯網轉型的過程。而其中涉獵的一塊業務「刷臉支付」讓我有不少感觸,所以借此給大家分享一下刷臉支付這場「戰爭」。

這場「戰爭」在悄悄的發生,或許你去便利店的時候多多少少會發現一臺面向你的屏幕,或許有收銀員向你推薦這種新的支付方法,而在這背后,是一場巨頭的較量。

1.刷臉支付的發展歷程

先給你介紹一下刷臉支付的背景,先來看看他的發展歷程:

2013年7月芬蘭創業公司Uniqul推出了史上第一款基于臉部識別系統的支付平臺。

2015年的德國漢諾威展上,馬云在現場演示了刷臉支付技術,震驚全場。

2017年9月1日,支付寶在肯德基的KPRO餐廳上線刷臉支付,這是刷臉支付在全球范圍內的首次商用試點。

2018年8月15日,在螞蟻金服開放日廣州站上,支付寶宣布刷臉支付正式商業化。

2018年12月13日,在支付寶開放日上海站上,支付寶宣布推出一款全新的刷臉支付產品——“蜻蜓”。

2019年1月16日全國首條刷臉支付商業街在溫州五馬街亮相,正式走進中小商戶。

2019年3月19日微信支付合作伙伴大會在廣州召開。會上,微信的刷臉支付設備“青蛙”正式上線。

在這場由刷臉技術引發的新一輪全球化移動支付前沿性新變革里,每快一步就多一分先機。特別是刷臉支付的特性——脫離終端脫離APP,一旦脫離微信體系的支付脫離APP那么微信社交高頻屬性的優勢就不復存在,于支付寶而言,其重要意義不亞于一場諾曼底登陸。

而透過這一角,我們看到的是一場關于線下支付,關于AI技術落地以及關于市場推廣的生死競速,以及一幕在國內兩大互聯網巨頭之間延續近十年的奇襲與復仇。

而從我目前了解到的數據,阿里系的「蜻蜓」已經鋪設了10萬+的終端,而騰訊系的「青蛙」僅有5K左右的數量,而且從阿里的態度和給出的政策來看,阿里是鐵了心想在新的戰場徹底甩開后者。

2.刷臉支付給消費者和商家帶來了什么?

坦白說,刷臉支付目前還處于市場教育的階段,無論是消費者還是商家,目前還沒有爆款的場景和應用產生,那么刷臉支付到底能給大家帶來什么?

對于消費者:不用掏出手機進行付款,真正實現了我們「靠臉吃飯」的夢想。

在一些比較特殊的場景下,刷臉支付帶來了更好的體驗:

解放雙手:如手提重物的情況下進行支付;

脫離終端:忘帶手機或者手機沒電的情況下進行支付;

有態度的支付:AR能力疊加,讓支付更有趣。

對于商家側:

提高運營的效率:交互過程由客戶發起,客戶無需完成掏手機,解鎖,打開app,調出二維碼,展示二維碼的復雜流程。

降低成本:刷臉支付結合自助購等業務形態,能夠更加直接的降低成本,把人力釋放到更加有價值的崗位上。

引流能力:對于新事物,支付寶和微信都會大量補貼,比如刷臉紅包,間接的為商戶進行引流。

增值能力:結合客顯的屏幕,可以疊加廣告業務,動態的展示店內的促銷等。另外結合刷臉能力可以高效的嫁接刷臉識別會員的能力,讓會員開戶,會員權益等過程更加高效。

3.刷臉支付的本質

看問題看本質,刷臉支付是脫離了私人終端,脫離了APP的一種核身支付方式,把兩大巨頭的支付業務拉到了同一個起跑線,因為微信在刷臉支付的戰場上是去了核心優勢:社交。

說是脫離終端,但是只是脫離了私人終端——手機,但是未脫離另外一個終端,識別設備,所以對于這場戰爭的勝負判斷考核落到了商戶刷臉設備覆蓋率上。

刷臉支付的過程主要是一個核身的過程,證明你是你,所以本質上來看,其實就是:「公共屏幕轉私人屏幕的過程」

通過刷臉,一塊放在商家收銀臺上的屏幕獲得了你的UID,屏幕上展示了你的個人信息,讓這次交易可以更個性化,并可以在支付完成之前和完成之后做無限延展:

比如說刷臉后識別我的線上會員展示我在這個門店的會員信息。

比如說刷臉后識別我的卡券錢包,展示我可以用于本次消費的優惠券。

比如說刷臉后結合我的消費記錄或者興趣偏好想我推薦更符合我的商品。

所以,單單看刷臉支付本身依舊是一個工具,真正有價值的在于更加高效的識別以及屏上交互和屏上營銷。

那么刷臉支付真正的戰場在哪里?

我們看到了線下的支付場景套用微信的話是用完就走的,但是用完就走是不產生價值的,在商業模式上能夠持續長效的和用戶發生關系的模式才有價值。所以可以預見刷臉支付上面的那塊屏,并不是真正的主戰場。

真正的主戰場最終還是需要回到電子器官的延展——手機,這是一個隨時隨地能夠觸達到用戶的地方。所以如果戰場在這里,那么刷臉支付的定位就應該是一個引流的入口,是一個鉤子,把用戶勾回到阿里系或者騰訊系的APP上面去。

那就應該變成這樣的邏輯:「公共設備的公共屏→公共設備的私人屏→私人設備的私人屏」

如果戰場最終還是要回到手機端,刷臉支付也定義為一個引流的入口,那么阿里和騰訊會通過什么手段達成公共設備的私人屏到私人設備的私人屏的無縫對接?答案估計是小程序。

騰訊和阿里很早就布局小程序,小程序是輕量化載體,小程序于商家的意義,像是一把連接阿里、騰訊經濟體、打通阿里與騰訊生態的鑰匙。那么在刷臉場景內,商戶可以借助小程序的能力,實現一次開發,多端露出,多端運營的能力。比如說在實體店完成刷臉支付后,調用會員小程序開通了會員,下次在使用滴滴打車到這家店附近后,門店小程序可以自動喚醒,告訴你有哪些會員優惠。小程序的能力,幫助商戶的業務上實現場景化服務,打破了App之間的隔閡。

所以,如果把刷臉終端看成一個打通線上線下的工具,它集成了用戶識別和采集,LBS定位,打通ERP的SKU庫等等能力,將是一個強大的存在。

4.刷臉支付的劣勢

市面上大多數刷臉廠商在招商的時候一直在強調對于商家的優勢,很少提及對消費者側的優勢,包括我自己也是勉強憋了幾個,從消費者側來看,刷臉的劣勢還是很大的。

如果單純看刷臉支付,無非解決的是效率的問題,但是我們來看看現實的情況,我們把場景放在排隊場景下面:

如果客戶需要進行刷臉支付,在微信青蛙上面需要主動點擊啟動刷臉按鈕,對準臉部,等待識別結果,輸入手機(甚至是全位數,可能還有輸錯重輸的可能),等待支付結果。整個過程下來到底高效嗎?打個問號。

對比掃碼支付,我們來看看一般的邏輯,客戶會在開始進入收銀區域時,提前打開支付二維碼,到收銀窗口時直接展示付款二維碼,快速完成交易。

這樣看來,刷臉何來提高效率?啪啪打臉。

所以,在于教育市場這個事情,首先還是需要找到刷臉支付的定位場景,另外,AT也需要解決刷臉效率的問題,特別是微信側。消費者可以用更加高效的方式完成支付,習慣了下意識掏手機的時候,為什么要伸手去點擊那個屏幕,羞羞的展示屏幕上自己的臉給后面排隊的人看?

5.總結

總的來說,刷臉是風口,而且我也十分堅信阿里和騰訊的All in式的投入會讓刷臉業態未來2-5年內走向成熟和頂峰,從而改變整個支付行業和零售餐飲行業。

這是一場阿里與騰訊之間關于流量入口的爭奪,目前從機具數量上,阿里是遙遙領先了騰訊一大截的,但是我們相信騰訊一定會想辦法迎頭趕上。

而在這場變革中浪潮,我們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在這場巨頭的較量中獲得利益?

相關文章

月點擊排行
關于本站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手機版
Copyright © 2011-2020 移動支付網    粵ICP備11061396號     粵公網安備 44030602000994號
 
心与龙试玩 湖北3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排列五1000期开奖号码 大赢家比分即时比分直完整 浙江11选5分布走势图 微乐江西棋牌 吉林11选5计划软件 体彩福建31选7第20009开奖结果 体彩十一选五走势 11选5开奖安徽 打麻将必胜绝技 极速飞艇网投 福建快三时间表 大透乐开奖结果 9o足球即时比分1001无标题 山西快乐10分分析 秒速牛牛计划平台